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在多个省区市开展药品管理法执法检查

  新华社北京3月29日电 ,为督促政府主管部门建立统一权威的药品监管体制,着力解决药品管理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用药安全,促进健康中国建设,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在多个省区市开展药品管理法执法检查。

  记者从29日在京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药品管理法执法检查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获悉,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对药品管理法的实施情况开展执法检查,是继2016年食品安全法的执法检查以来,在食品药品监管领域中又一项重要的执法检查工作,同时也是药品管理法施行以来在全国范围内的第一次执法检查。

  药品问题是重大的民生问题和公共安全问题,事关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社会稳定。

  在全面了解和评估药品管理法实施情况的基础上,重点检查包括药品管理法配套法规、规章和制度的制定情况,药品监管体系建设情况,临床常用药、急用药的供应保障情况,相对罕见疾病用药的供应保障情况,国家鼓励新药研发的相关政策制定和执行情况,药物研发基本情况及存在的突出问题,药品审评审批体制改革情况等在内的十三项情况。

  据介绍,检查组将分为4个小组,于今年3月下旬至5月上旬分赴北京、黑龙江、江苏、安徽、山东、湖南、四川、云南等8个省(市)开展检查。5月底或6月初,检查组将召开执法检查组第二次全体会议,研究讨论执法检查报告初稿,并与国务院有关部门交换意见。6月下旬,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听取和审议关于检查药品管理法实施情况的报告。

  (原题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启动药品管理法执法检查》)来源胡喆/新华社)

访全国太极拳冠军胡金泳

  中华太极网报道:胡金泳,江西奉新人,陈家沟太极拳“八大天王”之一张福旺入室弟子,国家武术一级裁判,全国太极拳冠军!江西金泳太极国际健身会馆创始人,华林胡氏43世传人,他出生于光荣烈属之家,血液里流淌着革命人的基因,秉承着农家人隐忍坚强的性格,胡金泳自幼热爱武术,那时候《精武门》热播,他希望自己能像电视剧中的陈真那样,做一位侠肝义胆、术高强的爱国之士,十四岁那年却因一场猝然事故失去了听力。面对命运捉弄,他身残志坚,如今,他已是数十年习武年龄,2015年全国武术太极拳公开赛在河南温县太极拳发源地隆重开幕。来自全国各地1400多名太极高手汇集陈家沟,胡金泳有幸参加,经过三天激烈角逐,凭高超技艺,顽强毅力个人夺得陈式老架太极拳术和陈式太极单剑两枚金牌,实现了他在全国比赛双冠王称号。

  在采访胡金泳时,他说:”今天取得的成绩只是明天事业的一个基点。我虽然身体残了,但志不能残,凭着自强自立的精神我走过了昨天和今天,我还要靠着这种精神继续走向明天,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我虽失去听力,但不能失去信心,我积极进取的信念是阳光的,诚信、热情、正直的为人原则是不变的,遇到困难绝不低头的精神是不倒的。我希望大家能加入到我的队伍来,也渴望能得到社会各界支持,共同推广中华传统文化太极拳,国人强,才能国家强。

俄超球迷斗殴惊呆英媒 世界杯打的就是英球迷?

  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正在世界各地如火如荼的进行,但一段在网上流传的俄罗斯足球流氓斗殴的视频也引发了担忧,2018年前往俄罗斯观看世界杯时,球迷们或许会遭遇“暴力的节日”。英国媒体《每日邮报》对群殴视频非常震惊,认为这民族战斗力惊人!一名身份不明的球迷表示俄罗斯足球流氓会针对英国球迷。

  这次冲突的双方分别是莫斯科火车头和莫斯科斯巴达的球迷,3月18日的德比之后,两队的足球流氓在一座郊外球场上约架。足球流氓们聚集在一起,一名身穿黑衣的球迷冲向另一方,凌空飞踹了对手,但随即遭到对手的围殴,这也引发了双方的群殴,这名黑衣球迷被4、5名球迷围殴,倒在地上之后仍然被对方不断踢打。《每日邮报》指出,显而易见,这是一次有组织的斗殴,很多人都很年轻,而且带着拳击手套,一些年龄较大的人则指挥着这些参与斗殴的人,告诉他们去打那些对手。

  在这部纪录片中,一名身份不明的球迷表示俄罗斯足球流氓会针对英国球迷,“我们的对手肯定是英国人,因为他们是足球流氓的前辈。如果你来我们这里,那么你肯定知道自己会挨揍。你可不是来旅游、来玩的。球场旁边就是森林,就挨着球场,所以大家可以藏在森林里,给他们来一次伏击。他们基本上可以做任何喜欢的事情。对一些人来说,这是足球的节日,但对其他人来说,这可是暴力的节日。”

  《每日邮报》指出,这样的视频只会在2018年世界杯之前增加球迷的恐惧,对前往俄罗斯观战的球迷们来说,俄罗斯有组织的足球流氓显然是潜在的威胁。这部名为“俄罗斯足球流氓军队”的纪录片的播放,凸显了球迷们在前往俄罗斯时可能会遭遇暴力。

咸阳公交卡在西安没优惠 西咸两地多部门称不知情

  不久前,咸阳市民赵先生找到记者反映了他遇到的问题:“去年年底,政府在媒体上发布公告说,咸阳的公交一卡通在西安的10条公交线路上可以刷卡,并能享受优惠。但是我在实际坐车的时候,并没有享受到优惠。”他希望记者帮助他了解一下,当初的优惠承诺为什么没有落实到位?

  记者带着赵先生的问题首先进行了走访,发现赵先生反映的问题确实存在。目前,西安市公交卡可以在咸阳市内使用,并享受优惠,而咸阳市公交卡虽然可以在西安市的10条线路上使用,但并没有优惠。

  随后,记者就这一问题向相关部门了解情况:

  【陕西省发改委】

  考虑到目前西咸一体化进程由省上主导,记者首先咨询了陕西省发改委。陕西省发改委的一名工作人员称,发改委负责协调和推进对于西咸一体化,但是针对一些具体政策,并非由省发改委制定,“一般都是两地政府协商制定,由地方直接制定,谁制定谁负责,省发改委没有管理权限。”

  【咸阳市发改委】

  考虑到卡片为咸阳市发行,咸阳公交卡可在西安使用并享受优惠的消息是咸阳方面发布,记者又咨询了咸阳市发改委。咸阳市发改委的工作人员称,有关公交的优惠政策并不是发改委制定,“应该咨询咸阳市交通局和其下属的公交公司。”

  【咸阳市交通局】

  根据咸阳市发改委的提示,记者之后又向咸阳市交通局进行了咨询。该局运管处的一名男性工作人员只说了一句“我不知道这事”,便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咸阳市公交公司】

  随后记者致电咸阳市公共交通集团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咸阳市公交一卡通在这十条线路上刷卡确实没有优惠,“最早西安那边给我们通知的是有优惠,应该是八折,但是实际情况是没有优惠的,只是能刷卡。”至于为什么没有优惠,该工作人员表示这都是西安方面的事,“可能是西安市公交总公司或者西安市一卡通公司制定的,我们没有制定价格和优惠政策的权利”。

  【西安市发改委】

  在与西安市发改委的沟通过程中,西安市发改委的工作人员称,“西安市的价格管理职权在西安市物价局,应该咨询物价部门。”

  【西安市物价局】

  而西安市物价局在回复记者反映的该问题时表示,“公交票价确实由西安市物价局审批,但是优惠政策等可能是公交公司或者一卡通公司制定的。”

  【西安市交通局】

  记者致电西安市交通局了解情况,得到了和西安市物价局类似的回复:交通局负责公交路线方面的工作,至于刷卡优惠政策,需要咨询公交公司和一卡通公司。

  【西安市公交公司】

  随后记者致电西安公交客服热线965315,客服人员表示,目前西安市内能刷咸阳公交卡的10条公交线路确实没有优惠,至于原因,自己并不了解,建议记者咨询西安市一卡通公司。

  【西安市一卡通公司】

  记者致电西安市一卡通公司96123客服热线,客服人员表示,一卡通公司只是制卡单位,“一卡通就像一个钱包,你要花多少钱,怎么花?这不是我们定的。”随后,该工作人员表示,此事还是应该咨询西安市公交总公司。

  【最后结果】

  经过近一周的走访,记者并没有找到能够明确回复这一问题的部门,我们仍在努力,也希望与这一政策相关的单位,能够帮助我们一起给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编辑:王金金

枪杀中国公民警察被停职调查?法媒:他在休病假!

  

  旅法中国公民刘某3月26日在其家中被法国警察开枪打死。28日,巴黎警察总局局长卡杜称,3名涉事警察已经暂时停职,等待接受调查。而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当地时间29日报道称,法新社引述巴黎警察局的消息称,涉事警察并没有被停职。同时,法国《巴黎人报》也引述警方的消息称,朝刘某开枪的警察在休病假。同一消息还表示,刘某左胸中了一枪当场死亡。

  29日,死者亲属聘请的3名律师和死者的全家(妻子和一子四女)在地处巴黎香榭丽舍大道后边的马尔博夫(Marbeuf)街律师事务所召开记者会。记者会引来众多中法媒体。法新社报道称,死者亲属在记者会上呼吁巴黎同胞保持冷静。

  被法国警察开枪打死的刘某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丧命的?警察和刘某的家人说法截然不同。警察局初步调查的报告显示,刘某手持剪刀刺伤了一名便衣警察,为保护同伴,另一名警察向其开枪射击致使刘某死亡。

  而死者的大女儿29日在律师事务所再次声明说,我们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警察朝我父亲开枪。我们惊愕不已。大女儿还表示,那个星期日本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我父亲是一个好父亲,他很关爱我们。他每天早晨起来都给我们做早餐。

  死者的一名律师表示,他需要在这里更正法国媒体的一些报道。他的律师说:“刘少尧不是一个精神病者,他没有过家庭暴力史,也不像媒体所说的是个酒鬼。”

  另一名叫乔布(Calvin Job)的律师证实说,过高的噪音使得刘某和邻里发生了矛盾。对此,刘某的大女儿在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在家说话声音就是大。

  死者的律师证实了刘某曾经从窗户朝下仍电视机的行为。为此,他于2012年被警察抓去到精神病院做了检验,但医生没有说他有精神病史。律师还补充说,警察局有刘某的备案,因为一名值夜班保安曾看到刘某手里拿着一根铁条在楼下走来走去。他的律师说,他手里拿的其实是在垃圾桶里捡的一根木棍。

  对于中国公民遭枪杀事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29日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和驻法国使馆负责人28日分别向法驻华使馆、内政部及警方负责人提出紧急交涉,表达中方严重关切,要求法方尽快查明真相,公布调查结果,积极回应相关人员合理诉求,采取切实有效措施保障在法中国公民安全和合法权益。陆慷表示,外交部、驻法国使馆将继续密切关注事件进展,敦促法方妥善处理。同时,也主张广大旅法侨胞依法、例行维权。(记者 赵衍龙)

“新粤大战”期待球迷好声音

  再有两天,CBA(中国男篮职业联赛)总决赛大幕将启。一场代表中国男子职业篮球顶级水平的巅峰对决,将在新疆喀什古城队与广东东莞银行队之间展开。这也是CBA冠军争夺战赛场上,广东队与新疆队的第四次交锋。对于两地球迷来说,这是一场不容错过的比赛。为营造良好、文明的比赛氛围,27日,新疆男篮的球迷们通过网络,向“老朋友”广东球迷隔空喊话,呼吁两地球迷“从自身做起,为净化赛场做出表率”。

  “净化赛场”的呼吁并非空穴来风。在以往的篮球比赛中,一些不文明的观赛行为并不鲜见:“国骂”充斥赛场,“膀爷”振臂高呼,插队理所当然,围堵索要签名,公然破坏公物,赛后垃圾满地,失利喝倒彩,水瓶满天飞……在CBA2015-2016赛季季后赛新疆队和北京队的比赛中,五棵松体育场就曾传出不堪入耳的“京骂”,以至于有网友表示,“赛场骂声太脏,不敢带孩子观赛”。

  只看重胜负、不尊重对手,是出现这些不文明行为的根本原因。当赛场沦为充满垃圾、戾气、骂声甚至斗殴、赌博的场地时,不得不说这是职业体育发展的遗憾。正如新疆球迷在倡议中所说的那样,“CBA联赛历经二十余年的发展,能走到今天实属不易。它不该被这样的丑陋因素遮盖了竞技体育的精彩和魅力”。由是观之,文明健康的球迷文化与氛围的培育,应当同体育职业化发展的进程同步,才能真正推动职业体育赛事的进步。

  许多球迷为了表达自己对球队的“忠心”,选择了错误的方式,他们忘记了比赛的胜利是由球员而不是球迷来决定,忘记了贬低对手并无法证明自己的球队才是更好的一方,更忘记了自己的行为会对球员、球队造成伤害。CBA2011-2012赛季总决赛时,北京队全场“换苏伟”的嘲讽,曾一度给苏伟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创伤。有人为此反思,看台上不该有这样的语言暴力;今年1月,北京首钢男篮俱乐部官方公众号专门推送了一篇致所有北京球迷的来信,恳请球迷们能一同维护主场良好秩序,文明观赛。

  对于部分媒体而言,也需要摒弃狭隘的“地方保护主义”,更不能成为球迷不理智情绪的“导火索”,罔顾事实而一味偏颇主队,而应保持客观,挖掘体育精神和拼搏精神。

  每个城市都有独特的气质,代表这个城市的球队和球迷也在向外界展示这个城市的形象。新疆红山体育馆素有“魔鬼主场”之称,其紧张激烈的赛场氛围,狂热劲爆的球迷热情,令每个到访客队望而生畏,“新疆劳道”也成为联赛的一道风景。与此同时,新疆球迷的包容、温情同样在联赛中声名远扬。当部分赛场的球迷对苏伟冷嘲热讽时,早已身披客队战袍的苏伟却在新疆受到了贵宾般的礼遇:当他走向罚球线时,全场球迷不但没有发出嘘声干扰,反而起立为他鼓掌加油,这一幕温存的画面在赛后感动了无数人。

  文明观赛事,理智看输赢。当看台和网络端充斥着各种不堪入目的地域攻击时,竞技运动正在经受着全所未有的挑战。乌鲁木齐正在争创全国文明城市,向全国乃至世界展示良好的新疆形象,讲述好动人的新疆故事,是每一个新疆球迷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期待,在这场“新粤大战”中,听到更多球迷的好声音。

  (吴杨)

美瘫痪男子大脑植入芯片 用电脑控制手臂自主吃饭

  参考消息网3月30日报道 美媒称,一名瘫痪男子八年来首次可以自己吃饭,因为医生在他的大脑中植入了传感器,能够向他的手臂发出信号。

  据美联社3月29日报道,自2006年在克利夫兰遭遇自行车事故之后,比尔·科切瓦尔的身体自肩膀以下瘫痪。

  为了帮助他恢复活动能力,2014年医生通过手术将两个微型芯片植入他的大脑,以收集控制手部活动区域的神经元发出的信号。这些信号通过外部电缆传递到一台计算机上,后者再向他的手臂和手部肌肉上的电极发送指令。

  在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多次练习之后,科切瓦尔之后可以用吸管喝咖啡,而且可以自己用叉子吃土豆泥、通心粉和奶酪。

  56岁的科切瓦尔说:“这真是太棒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只要想一想就可以做到这些。”

  但是,在多年瘫痪之后,科切瓦尔的肩膀不够强壮,无法抬起手臂,所以医生还帮他安装了一个机械手臂以提供额外的帮助。科切瓦尔的医生将他的病例做了详细描述,并且发表在28日出版的一期《柳叶刀》杂志上。

  这项研究的高级作者、凯斯—西部保留地大学的研究人员鲍勃·基尔希说:“我们知道(瘫痪人士身上的)脊髓受损,因此来自大脑的信号无法传递给肌肉。所以我们有效地在我们的系统中解决了这一问题。”

  以前在实验研究中已经有利用类似技术帮助一些瘫痪人士做出例如抓住瓶子、握住牙刷以及移动其双腿等动作的案例,但是大脑和肌肉植入芯片的应用尚未超出实验室范围,也没有用于治疗瘫痪。

  基尔希表示,他希望像科切瓦尔这样的患者能够在数年内在实验室之外应用这种技术,但这需要多次工程学领域的升级。他估计这项技术将花费数万美元。

  纽约曼哈塞特的范斯坦医学研究所的查德·布顿也从事类似项目的研究,但是并未参与这个新项目。他说这项技术的用途可能会超越瘫痪。

  布顿说:“如果我们能够重新传递脊髓受损区域的信号,那意味着重新传递大脑受损区域的信号也将成为一种可能。所以,如果有人发生了中风,脑部出现一块受损区域,那么这项技术或许能够帮助我们解决问题。”

  其他专家则表示,还需要开展更多研究以提高和扩大这种脑植入技术的适用范围。科学家主要将重点放在解码大脑信号以移动机械肢体上面;翻译大脑信息来移动人体肢体更具挑战性,并且经常会导致动作略显笨拙。

  瑞士日内瓦联邦理工大学研究瘫痪的格雷瓜尔·库尔蒂纳说:“或许如果我们刺激脊髓,我们就可以获得更自然的行为。”

  从事信息技术行业的科切瓦尔说,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在家中使用这种大脑植入系统。

  他说:“我希望能够在需要做某些事情时把它打开,然后在不用时把它关掉。那样我每天都会很兴奋地尝试新的事物。”(编译/张琳)

聂树斌案获赔268万余元 聂母:我心里很平静

  昨天下午4点半左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微博表示,河北省高院就聂树斌父母申请国家赔偿作出赔偿决定,作为赔偿请求人的聂树斌父母聂学生、张焕枝,获得了总额为2681399.1元的国家赔偿。张焕枝在收到决定书后,表示不再申诉。

  聂树斌父母所获国家赔偿中,包括人身自由赔偿金52579.1元、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126.482万元、张焕枝个人的抚养费6.4万元,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130万元。新京报记者注意到,130万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是迄今为止法院对冤错案家属精神损害抚慰金作出的最高国家赔偿。

  聂树斌父母共获四项赔偿

  根据河北高院的赔偿决定书,聂树斌生前实际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为217天,在案件审查过程中,法院与聂树斌家人达成协议,聂树斌父母共获得四项赔偿。

  在赔礼道歉方面,法院查明鉴于河北省高院前期已经通过新闻媒体公开赔礼道歉,因此聂树斌家人对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的请求不再主张,而就此前提出的其他请求,因不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聂树斌父母不再主张。

  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因聂树斌已按原判决被执行死刑,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聂学生、张焕枝作为聂树斌的父母,属于聂树斌的第一顺序继承人,有权要求国家赔偿,河北省高院作为二审生效判决的法院,应该作为赔偿义务机关履行国家赔偿责任。

  法院决定对聂树斌父母作出国家赔偿的总额为2681399.1元,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130万元,人身自由赔偿金52579.1元,死亡赔偿金、丧葬费126.482万元,张焕枝个人的抚养费6.4万元。

  对河北省高院作出的赔偿决定,张焕枝表示不再申诉。

  精神损害抚慰金创新高

  去年12月14日下午,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在律师辜光伟、王殿学的陪同下,前往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聂树斌一案的刑事国家赔偿申请书。聂树斌家人提出共计7项赔偿请求金额1391余万元,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200万元。

  聂树斌父母代理人之一、北京京师(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说,法院在赔偿决定中全额支持聂树斌父母申请的死亡赔偿金加丧葬费;在人身自由赔偿金方面,法院的核算比张焕枝申请书上多一天;在抚养费方面,由于聂树斌父亲有退休金,法院决定赔偿张焕枝抚养费,此外还有13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

  新京报记者通过梳理以往同类案件也发现,聂树斌案获得的国家赔偿的总额并不是最高,但精神损害抚慰金方面却是最多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130万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是迄今为止冤错案国家赔偿的最高的一笔”,王殿学表示。

  ■ 追访

  专家:130万精神损害抚慰金是“突破”

  “聂树斌案13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已经是目前报道过的冤案中精神损害抚慰金最高的一笔”,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认为,聂树斌案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不仅创下目前冤案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最高,在司法实践中也实现了一定的突破。在聂树斌案前,所有的国家赔偿的案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都没有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财产赔偿金以及生命健康赔偿金三项金额的总和,大部分案件依照最高法的意见,按照不超过前三项35%的比例进行赔偿。

  “这是因为我们国家无论是《侵权责任法》还是《国家赔偿法》,涉及侵权,都采取补偿性的原则,而没有规定惩罚性的原则”,洪道德说,以国家赔偿为例,补偿性原则按照规定,即“你有一分钱的实际损失,我按照35%的比例给你赔偿精神损失”,而如果按照世界上很多国家采用的在侵权方面的惩罚性原则,精神损害抚慰金的数额可能要远远高出受害人的实际损失。

  

  去年12月3日,聂树斌父母携亲友到聂树斌坟前,诵读了改判无罪的判决书。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洪道德表示,从聂树斌案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可以看出,130万元的赔偿占整个赔偿金将近一半的比例,也就是精神赔偿与其他的物质和人身损失的赔偿比例接近1:1。“精神赔偿基本达到了100%,我认为这其中已经带有了惩罚的性质,是司法实践中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方面的一个尝试和突破。”不过他认为,此举仅限于司法实践的探索,目前还没有成为规定。

  ■ 背景

  精神抚慰金标准不统一 最高法出规定

  按照目前的法律规定,国家赔偿金主要包括人身自由赔偿金、侵犯生命健康权赔偿金、侵犯财产赔偿金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

  根据《国家赔偿法》规定,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人身权相关情形,“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在司法实践中,有关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一直被认为“标准偏低”:1995年《国家赔偿法》刚实施的时候,没有精神损害赔偿。此后该法几经修订,仍未明确精神损害赔偿的界定及计算标准。

  针对当时国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标准不统一的情况,最高法院曾出台《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金额原则上不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35%,最低不少于1000元。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巍

  

  2014年12月13日,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接受媒体采访,回忆儿子当年被抓过程。资料图片 周岗峰 摄

  2017年3月30日下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聂树斌父母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决定支付张焕枝、聂学生国家赔偿金共计2681399.1元。该决定已于3月28日送达。

  过了2017年的春节,张焕枝73岁了。与去年12月2日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时的号啕大哭不同,3月28日,张焕枝在接到国家赔偿决定书时,“很平静”。

  此前,儿子蒙冤21年,她申诉11年,期间波折不断。张焕枝曾称,从为儿子申冤至今,仅记者已接待无数。与张焕枝打了11年交道的律师李树亭,也从最初的黑发变成满头白发。“现在就是先把房子盖好,剩下的就是平静地过生活。”张焕枝说。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接到国家赔偿决定书的?

  张焕枝:3月28号上午河北高院赔偿委员会办公室的3个法官,还有一个司机,把决定书送到我家。他们告诉我如果对决定不满意,可以一个月之内提出申诉,如果不申诉,一个月之后决定书就生效了。

  新京报:会提出申诉吗?

  张焕枝:我们不打算申诉了。改判后,我的生活挺平静的。我和他爸看到国家赔偿决定书也比较平静。

  新京报:对赔偿的结果比较满意?

  张焕枝:怎么能叫“满意”呢?你说的这个词就不那么合适。一个人的价值有多大,不是这个数字能赔偿的。如果孩子还在,国家赔偿给多少,我都不愿意接这个数字。我是完全、严格按照国家赔偿法,一条条提的赔偿要求,没有提什么无理要求,这个结果也是按照法律给我落实的,我能接受。

  新京报:去年12月,你和聂学生(聂父)提出的国家赔偿申请里,包含精神损害抚慰金1200万。如何看待目前的结果?

  张焕枝:提是提,提(1200万)是因为这些年给我们造成的伤害。从去年提出申请到现在,中间跟河北高院沟通了三四次,他们认真考虑了我们的申请。

  新京报:赔偿申请里有一项是请求河北原办案机关发布道歉信,并在媒体上予以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这一点会落实吗?

  张焕枝:这几次和河北高院的沟通比较顺畅,他们也在网站上向我们道歉了,对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的要求我没有坚持。河北高院非常重视,态度也挺好,媒体也都报道了,我觉得再坚持没有什么意义。

  新京报:决定书送达后,有没有特别想告诉的人?

  张焕枝:没有告诉谁,因为要等1个月之后才生效。

  新京报:从改判到现在,生活怎么样?

  张焕枝:生活恢复平静了,我心里也很平静。以前忙着申诉,一直没心情整理房子,家里这个房子是1980年盖的,质量不好,墙皮什么的都坏了。现在刚把房子拆了,正在盖新房。

  新京报:聂树斌的那间房子也拆了?

  张焕枝:拆了,都拆了。我们也不图什么,就像村里其他家那样,盖个新房子,也能换个心情,再好好过几年。

  新京报:打算如何处置赔偿金?

  张焕枝:现在就是先把房子盖好,剩下的就是平静地过生活。

大新县地税局提前超额完成2016年度个人年所得12万元以上自行纳税申报工作

  截止3月21日,大新地税局已受理纳税人自行申报261人,超额完成上级下达2016年度12万元以上个人所得税自行纳税申报任务的127.32%。自行申应纳税所得额3816万元,应纳个人所得税额825.34万元,已纳个人所得税额812.38万元,补缴个人所得税额12.96万元。

  该局一是及时布置。将年所得12万元以上个人所得税自行纳税申报工作列入该局2017年度工作要点之一,法规税政部门及时将上级下达的任务分解到各税务分局。二是加强宣传。着重对高收入者自行纳税申报的义务、年所得计算口径及方法、填报纳税申报表方法、自行纳税申报程序、法律责任等内容,通过书面通知送达纳税人,强化高收入者自行申报的责任意识。三是重在抓落实。各税务分局紧抓落实,把此项工作排在当前最重要工作来抓,对高收入者逐户书面通知,做到不漏户、不走过场。四是优化纳税服务。在办税服务厅设立专窗,专人受理,提供多渠道方便纳税人申报。实行一次性告知、预约、延时服务,确保申报质量,有效的推动了2016年度12万以上个人所得税自行纳税申报工作的开展。(梁胜显 李勇华)

“归零”之后再冲锋

  使用过计算器的人都知道,在运算过程中,只有将前面的数字“归零”,才能进行下一轮的计算。如果不摁掉前面的数字,后面的演算就无法进行。

  其实,人的一生也是一个加减乘除的过程,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工作生活中,做着阅历与日俱增的运算。只有适时把自己“归零”,才能放下包袱,坦然面对人生得失,轻装上阵,从头开始,积极奋斗,再创新绩。适时“归零”就不能沉迷过去的成绩,而应调整自己去适应新变化、瞄准新目标。特别是在当前,“脖子以下”改革全面展开,不论过去曾有多么骄人的成绩,但在踏上新起点、走上新岗位时,请暂时将它们忘记。思想上“从零开始”,实践中“从零起步”,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对照新职能新使命履职尽责,继续冲在第一线、干在最实处,自觉实现能力重塑和素质转型。

  培根说:“谁在夺取胜利之后又征服自己,谁就赢得了两次征战。”强军路上,每名官兵都应怀着一颗上进心,拧紧螺丝,上紧发条,以“永远在路上”的姿态,把迈出的每一步都当作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撸起袖子加油干,扑下身子抓紧干,自觉为实现强军目标贡献力量。